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最新魔域私服

魔域之歌-魔域世界的诗歌

时间:2018/4/9 16:04:43   作者:   来源:   阅读:9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数个日夜的交替,星辰日月的光辉洗刷着一行人路途的疲惫。  风浅尘此时斜躺在塔亚龙的头骨上,凝视着一旁熟睡中的敏楠,转而望向一旁的希雲道“你这是下的什么东西?”  “魔魂水晶的溶液,还加入了少许的生命之力。”  风浅尘一口酒喷涌而出,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希雲看了好一会。“你还真下得了...

 数个日夜的交替,星辰日月的光辉洗刷着一行人路途的疲惫。

  风浅尘此时斜躺在塔亚龙的头骨上,凝视着一旁熟睡中的敏楠,转而望向一旁的希雲道“你这是下的什么东西?”

  “魔魂水晶的溶液,还加入了少许的生命之力。”

  风浅尘一口酒喷涌而出,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希雲看了好一会。“你还真下得了血本,队长的这个面子不可谓不大啊。”

  希雲没有回话,而是喝着他的酒。

  此时,从黑夜的深处走出六名身穿黑色斗篷的人,领头的人在希雲的耳旁低声说着些东西。

  听完,希雲站起来伸了伸腰。“酒过三旬,该运动运动去找点吃的回来,有没有兴趣一起出去走走?这孩子交给他们看着就可以了,如何?”

魔域之歌-魔域世界的诗歌

  风浅尘与希雲的目光在空中交融在一起,只是一个呼吸间便分开了,风浅尘将目光转回了酒坛上,喝了几口之后说“我老了,打打杀杀的事情就别来找我了,还是多喝几口悠哉酒舒服。”

  希雲对于风浅尘的回话似乎早就心中有数一般,转身便独自向着黑夜的深处走去,那六名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则被安排留下保护这个简陋的休憩点。

  那六名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围着篝火盘膝而坐,其中一人看了看熟睡中的敏楠,接着与风浅尘对视。

  “老朽很好奇,身为人类中少有的精英,为何能跟我们魔族如此融洽?难道你不想为战死的同伴报仇?”

  风浅尘并没有理会他,而是选择继续喝他的酒,似乎并没有人在身旁一样。

  “你应该清楚,命运的绳索早已经死死的将你们缠住,如何奋力的挣扎都是徒劳的,又何必增加多余的伤痕?”

  “。。。”

  此时,黑夜的深处一团火红的光芒升起,伴随的是凄惨野兽吼叫声。

  “人类联军的力量的确渺小,甚至可以说是弱不禁风也不为过。即便是得到神族的真谛,在亚特大陆这个炼狱世界之中,也只能苟延残喘。然而,我们知道将自身的希望传承下去,即便如何的渺小,总有一天火星也能焚烧森林。就如当年的异界深渊之战,最后落败的难道不是你们魔族吗?”

  那名穿着黑斗篷的人脸掩盖在黑影之中,无法看清此时的面容。然而他身上开始凝聚着一股黝黑的东西,比黑夜还要黑暗。

  ‘轰~~~’

  一声巨响生起,他们之间的对视被毫无保留的打断了。

  希雲从黑夜中走了回来坐在风浅尘身旁,身后不远处放着一只死去的塔亚龙,那是一只闪耀着火红光芒的塔亚龙。

  “我可不记得你们有那么好的关系。”

  黑斗篷的六人如往常一般站立在希雲的身后,风浅尘则喝着酒当什么都不知道一般。

  “这家伙活了这么多年,我还记得它当年怎么调戏队长的,想不到如今居然落到这副模样。”风浅尘瞄了一眼那只塔亚龙的尸体感叹道。

  “那我这趟也算没有白忙活。”希雲举起酒坛子喝上几口,接着说:“我没记错的话,你是唯一能跟我如此相处得来的一个,这是为何?”

  “因为我们臭味相投,完全不在乎规则。”

  “那你就不担心我将你体内的那个取走?”

  “我体内的那个东西对你没有任何价值,浪费精力不讨好的事,也只有傻子才做,而你很显然不是傻子。”

  风浅尘似乎想到了什么,放下了手中的酒坛子,拿起一把小短刀走向塔亚龙尸体的头部,不一会便带着血液的腥味回到了原先的位置坐下。

  “那是塔亚龙的晶石?”

  “不。。。这是塔亚龙的生命元素,伴生而出的东西。只要吃下它,能让人脱胎换骨。”

  “还有这功效?”希雲礼貌性的表示惊讶。

  风浅尘完全没有理会希雲的挑逗,认识将那颗晶石藏在腰间,然后继续喝酒。

  太阳升起,众人收拾好行礼便向着戈壁沙漠的深处继续前进着,只是此时他们不再是走路,而是乘坐着塔亚龙。

  敏楠每一个晚上都得经历一次晕过去的锻炼,而希雲每一晚都会带回不同族群的尸体,当然还有不可多得的的美酒。


Copyright ©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